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92|回复: 12

一些院士和专家的错误观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2 20: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些院士和专家的错误观点
我一直关心沙漠改造,也常看关于沙漠方面的书籍和文章,当我看到支持改造沙漠的文章时,就感到特别的亲切,好些遇见了亲人一样高兴,不管文章里说什么,我都一百个赞成,反之看到对改造沙漠泼冷水的文章,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就像看见敌人一样,总认为这些人在胡说八道,恨不得当面骂他们几句。

2010年,在中国召开了两个会议,一个是新疆自治区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研究分海洋分会、新疆财经大学和东西部经济研究院举办的“陆海统筹、海水西调高峰论坛”。
另一个是中国工程院举办的有高官和院士参加的反对调水入疆的会议。
在这两个会议上,一些院士和专家发表了一些反对调水入疆的意见。
对于他们的种种反对改造沙漠的高论,我一以贯之地嗤之以鼻。
他们有一些什么样的错误观点呢?
他们又有些什么样的错误观点呢?让我们先看看记者的报道吧:
“2010年11月5日在乌鲁木齐市召开了一个“陆海统筹 海水西调高峰论坛”,此次高峰论坛关于“海水西调 引渤入新”事业的基本思路是:从渤海西北海岸提送海水达到海拔1280米高度,到内蒙古自治区东南部,再顺北纬42°线东西方向的洼槽地表,流经燕山、阴山以北,出狼山向西进入居延海,绕过马鬃山余脉进入新疆。此设想是通过大量海水填充沙漠中的干盐湖、咸水湖和封闭的构造盆地,形成人造的海水河、湖,从而镇压沙漠。同时,大量海水依靠西北丰富的太阳能自然蒸发,作为湿润北方气候的水气供应源增加降雨,从而达到治理我国沙漠、沙尘暴,彻底改变华北、西北地区
生态环境恶劣的目的。”

这次会议上提出的引渤入疆的设想,在全国引起了一定的影响,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这很正常,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都可以发言,但是不能用利用权力来发言、利用权力去压制别人的看法。
我这里指的是有关调海水入疆的另一次会议,这次会议由官方的中国工程院召开,安排了一群高官和院士们出席,中央电视台还做了报道,而且新华社也作了报道,规格可谓是相当高了。
   官方运用了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这样平台去宣传这次去反对渤海水西调的会议,难道这里面没有权力在起作用吗?   
  在“陆海统筹,海水西调高峰论坛”会议上,组织方不仅邀请了支持海水西调的学者参加,而且还邀请了反对海水西调的学者参加,我认为这体现了平等的精神,但是中国工程院召开的会议却清一色是反对派学者参加,这符合学术讨论的基本精神吗?有君子之风吗?
关于这次会议的具体情况,让我们看看新华社的报道:
新华社电(记者 华春雨)中国工程院16日召集曾参与《新疆可持续发展中有关水资源的战略研究》项目组的主要成员共同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项目的研究成果。会上,10多位院士、专家认为近期广受关注的引渤海水入新疆工程“不可行”“不可想象”。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石玉林表示,该计划设想调运大量海水到新疆,假设调运1000亿吨海水,海水的含盐率为3%,就将产生30亿吨盐,而如何处置这些盐会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因为新疆很多土地目前盐碱化灾害已经十分严重。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气候中心原主任李泽椿认为,通过“引渤入新”来影响气候的设想在气象学上是根本说不通的,“气象学上,形成降水要满足三个条件,而有水汽只是其中之一,况且依靠调运海水形成的蒸发量可以说微乎其微,不足以对当地的水汽形成有力补充,再加上大气具有流动性,产生的水汽会移动到其他地方,所以不可能带来很多的局地降水”。
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原副主任、研究员宁远则从工程的角度认为,我国南水北调工程从丹江口至北京一线有1000多公里的长度,而且所经过的基本都是平原,而引渤海水进新疆则要跨越5000公里,无论是管线铺设、工程造价还是最终水的配送问题都是“没法想象”的。
我认真地阅读了这些院士和专家的发言,我认为他们对“引渤入疆”的批评是没有道理的,他们发表的观点都是站不住脚的,甚至是荒唐的。

   例如新华社这篇报道中提到:“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原副主任、研究员宁远则从工程的角度认为,我国南水北调工程从丹江口至北京一线1000多公里长的长度,而且所经过的基本上都是平原,而引渤海水进新疆则要跨越5000公里,无论管线铺设工程造价还是最终水的配送都是没办法想像的。”
什么,引渤海水进新疆要跨越5000公里?不可能吧?
  宁主任,您有没有搞错啊,从渤海到新疆东边才1410公里,到哈密2800公里,到乌鲁木齐3200公里,到霍尔果斯口岸3700公里,远远没有5000公里呀,从渤海过去5000公里,都穿过吉尔吉斯坦、土库曼斯坦,到了里海了耶!
  宁主任,不好意思,我们是要把渤海的水调去新疆,不是调去里海耶!
  这是口误吗?看来不是,因为宁主任还认认真真地把这5000公里和南水北调的1000多公里的反复做了比较,在对这两者进行比较时,他还说:“而引渤海水进新疆则要跨越5000公里,无论工程造价还是最终水的分配都是没法想像的。
宁主任啊,您又有没有搞错耶,从工程的难易和成本上来说,这渤海西调的1000多公里与南水北调的1000多公里完全不同耶!
  两个工程都是1000多公里,但是造价却是天壤之别耶!
我国的地势是西高东低,河流基本上是自西向东,而南水北调是自南向北,引水渠道要横穿长江、淮河、黄河、海河四大流域,横跨700多条大小河流,所以要建设许多管线横跨这些河流,包括水库、运河、渠道、泵站、隧洞、渡槽、倒虹吸在内的大量工程,其规模、其复杂、其难度以及其以后的运行、维护所需的费用是与日俱增和无法想象的,并且南水北调是在人口稠密农业的地区通过,要毁掉许多良田,搬迁一些城镇、乡村和工厂,而且至此以后,这些地区的工农业生产都不复存在了,土地也无法使用了。
  而渤海西调是东西走向,不需要跨越河流,又因为所经之处大多在荒凉之高原,基本不存在移民的事情,对工农业生产没有影响,所以渤海入疆的输送花不了多少钱,由此看来应当说比起南水北调来,“引渤入疆”的工程的代价不是宁主任所说的“不可想像的高”而是“不可想象的低”才对哦!
  宁主任您错了,您错在基本事实都没有搞对。
石玉林院士说,“引渤入疆会产生大量的盐,而如何处置这些盐会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因为新疆许多地方的盐碱化已经很严重。”
  此言差矣!
  霍有光等一批支持渤海入疆的学者既然提出是引海水入疆,当然早就知道渤海西调会产生大量的盐,为此他们做了精心的解决方案,我个人认为这个解决方案很有道理,石院士如果要从盐碱化的角度去否定渤海入疆的话,那么应当否定的是他们的解决盐碱化问题的方案,而不是去反对大家都已知道了的存在盐的问题。

    比如说甲提出一个A问题,并提出可以用B方法去解决A问题,石院士如果要否定A那么就应当分析B是不对,然后通过否定B去否定A。
    可是石院士却仅仅只是把A重复一遍,认为只要重复一遍A就可以否定A了,有关B就可以只字不提,道理就在他这一边了,这是什么逻辑呢?
上数学课的时候,老师提出一个问题要你解答,可是你却只是重复一遍老师的问题,而不是给出答案,老师肯定会给你打“零”分。
    基于同样的道理,我给石院士的“问题重复法”也打零分。
另外,我认为石院士担心引海水入疆会造成盐碱的观点也是不正确的,这可以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分析。
一个方面是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引来的海水不会对沙漠造成盐碱化。
沙漠表面的沙层深厚不一,但是沙漠的厚度是有限的,沙漠之下隐伏着厚厚的岩层,这些岩层是地球几十亿年演变形成的,据地质成果可知,由于我国西部地壳受到挤压,地壳增厚,形成了许多挤压性的“盆岭结构”。
正由于这些盆岭结构是受挤压而形成的,所以,致密度很高,海水被输送到此后,不至于渗透或扩展到他处。
若搬走沙漠表层的沙石,将出露由基岩构成的岩盆,而大岩盆之中,随着地形起伏,还会有许多次一级的小岩盆。如果小岩盆基底致密、没有裂隙(或孔隙),便可成为密封的、不漏水的储水构造在远古时代,它们形成了湖泊,在新疆有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湖泊,所以在今天它们也是营造人造海的理想之地。
   
至于玉石林教授担心的30亿吨盐会加剧盐碱化,我认为也是多此一虑。
引渤海水入疆确实会引来很多盐份,但这些盐份主要是垂直扩散,这些盐分只会在很小的范围内,在一定厚度的地表水平扩散。
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盐分比重大于水,所以盐分主要不是水平扩散,而是垂直扩散,这些盐分会因为咸水本身的重力作用而往下沉,在沙层之下结晶,对此,古人早有记载,水经注中说:“浦昌海,地广千里,皆为盐而坚也,掘发其下,有大盐,方如巨枕而刚强”,浦昌海表面的盐壳是由已经消失了的那些海洋的水盐分沉淀而成,浦昌海下面的方如巨枕的大盐是咸水自重而形成,因为据研究,当时包括青藏高原在内的广大地区都是海洋,地壳变化以后,一些海形成了咸水湖,由于盐的自重作用,更多的盐分沉到下层去了,形成大如枕的坚硬盐块,由于浓盐分下沉了,导致表面的咸水中的盐份较少,而只能形成密度很小的盐壳了。
从这个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把海水引入新疆后,水的盐份会自沉于下,不会影响周围环境,至于为什么现在世界上海洋中的盐分没有自沉于下呢?,这是由是海浪、洋流和蒸发的影响,实际上海洋的含盐量也不是完全一致的,有的海含盐量高一点,有的海含盐量低一点,这和不同纬度的海水蒸发有关,海浪和洋流的大小不一也是原因之一,所以有衡量海洋含盐里的盐度等线。
渤海水由于有大量的淡水注入渤海,渤海的含盐量是比较低的,只有3%,渤海水含盐量低,所以将渤海水注入在这些盆岭结构中就更不会有扩散之虞了。
那么怎么才能找到这些“盆岭结构”来储藏调来的海水呢?我们可以用很简单的一个土办法。
新疆以前不是有大大小小,无数的湖泊吗?当年这些湖泊能够存在,就说明水份没有渗漏,说明它们的下方就是致密性很强的盆岭结构,现在它们之所以消失,是气候变化所致,并不是渗漏所致,那么我们今天把调来的海水注入这些老湖泊,不是同样不会产生渗漏吗?
所以说,如果担心调来的水会渗漏的话,把调来的海水注入这些古代的湖泊就可以了,而这些湖泊在新疆大大小小都有,大的是塔克拉玛干、罗布泊等,小的更是多得无法计数。
    再说并不是调海水入疆形成了海洋,周围的土地一定就会盐碱化,在现实中我们可以看到,并不是距海洋近就一定会有盐碱化,河南离海洋不近吧,可是河南兰考地区盐碱化很严重,这是因为当地破坏生态和不合理的灌溉,致使地下咸水上翻从而造成盐碱化。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调海水入疆产生了渗漏也没关系,我们可以看到在沿海地区往往离海岸线三五公里的地方,便是万顷良田,可以看到那些海岛四周都是海水,可海岛也是郁郁葱葱。
即使是调来的海水由于水平扩散影响了附近的沙漠也没关系,经过多年的植树和治理,兰考地区已基本上消除盐碱化了,这说明所谓盐碱化并不是什么土壤的不治之症,完全能够克服。
    地质学上的第三纪以前,整个中国大陆都是海洋,形成陆地后,肯定中国大地都是盐碱化,由于千万年雨水的冲刷,将盐份洗走了,再加下盐份垂直扩散下沉,中华大地就成了沃土,将来通过我们长期的努力,新疆的气候也会变得雨水充沛,再加上植被的不断增加,在一定的时间以后,也会消除新疆地区的盐碱化。
调海水入疆后会形成新的海洋,在新的海洋边可能会形成一些湿地,在这些湿地上可以种植耐盐碱的乔木,、灌木和草本植物,有的还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一些年来,农业科学家从事利用海水来灌溉植物,并取得了成功,从而形成了“海洋农业”这个新的农业领域,目前沙特阿拉伯、墨西哥等国已经成为“海水农业”大国,如墨西哥培植的“海芦笋”完全用海水灌溉,生产过程中由于是使用海水,没有产生虫害,完全不需要农药和化肥,“海芦笋”不仅含有铁、钙、纳、糖和蛋白质等多种营养成分外,还含有降低胆固醇防止皮肤衰老的亚麻酸,产品行销几十个国家。
我国自九十年代以来,在江苏、广东、海南等省约30万公顷的沿海滩涂尝试海水灌溉农业,也取得很大的成功。
山东东营有一家盐生植物园,占地3.5公顷,收集保存耐盐植物150多种,培育成功耐盐经济作物80余种。
对于建设兵团来说,盐碱的问题早就已经不是一个不可克服的问题了,几十年来他们一直在和盐碱作斗争, 他们采取挖排水沟、客土和种耐盐植物吸收土壤中的盐分等办法来防治盐碱化,在改造盐碱地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尤其是现在采用滴灌的办法,更是能有效防治盐碱,因为滴灌的方式能使植株的根系一直处在一个淡水的环境中,所以能防止盐碱化对植物生长的影响,在这方面已经有成熟的经验了,也有大面积的推广。
    从以上方面来看,石院士对盐碱化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国家气候中心主任李泽椿院士的观点吧:
记者的报道中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气候中心原主任的李泽椿认为:通过“引渤入新”来影响气候的设想,在气象学上是根本说不通的,气象学上,形成降水要满足三个条件,而有水气只是其中之一,况且依靠调运海水形成的蒸发量可以说微乎其微,不足以对当地的水气形成有力补充,再加上大气具有流动性,产生的水气会移动到其他地方,所以不可能带来很大的局地降水”。

    李院士的这一小段话,包括了三个观点
    1:形成降水要三个条件,引渤入疆只有水气这个条件。
    2:依靠调运海水形成的蒸发量微乎其微。
    3:产生的水气会移动到别的地方。
首先,我要对李院士的话做一个小小的修正,李院士说:“气象学上,形成降水要满足三个条件”,正确的说法是:在内陆地区,形成降水要满足三个条件,其他地区就不需要这三个条件了,例如台风在其影响的地区就可以带来降水。
    我为什么要指出这一点呢?因为不指出这一点就无法进行接下来的分析。
    现在让我们逐条分析一下李院士的这三个观点对不对。
    李院士说了水气以外,形成降水还有两个条件,那么让我们看看这两个条件是什么,新疆是不是具备这两个条件。
    这两个条件其中之一是高山冷凝系统。
    所谓高山冷凝系统是指风把水气抬升到高山区后,受到地形的抬升和摩擦作用,
水气会形成降雨必须的凝结核,于是产生降雨,这种形态的降雨被称为地形雨,它的产生除了要求有水气外,还要求有高大的山脉。

    那么新疆有没有高大的山脉呢?
    新疆的地形是山脉与盆地相间排列,盆地被高山环抱,被称之为“三山夹二盆”,三山分别是北部阿尔泰山,南部的昆仑山系和中部的天山,天山横亘在新疆中间,把新疆一分为二,更是十分适宜于产生地形雨,而塔里木盆地、准格尔盆地也是产生地形雨的绝佳之处。
  
    内陆地区降雨的还有一个条件是高空的气流,例如暖湿气流与高空的干冷气流交汇,就会形成凝结核下雨,关于这一点,大家在气象预报里经常听到。
  所前面提到,新疆是具备产生降雨的高山冷凝系统的,那么新疆有没有强大的高空气流呢?
  不仅有,而且很丰富。
让我们先看看新疆一年四季的大气环流吧。
  新疆冬季大部分处于蒙古高压的控制下,仅塔里木盆地西部是受西风环流的影响。从冬季(1月)1.500米高空的气流图上看,在青藏高原正北,东经96°附近有一条明显的北北东——南南西的气流辐合线,在南疆中部东经96°附近有一个气流辐合区。因此,冬季,在辐散线西部,气流经天山东段之间孔道进入东疆和南疆,形成塔里木盆
地尼雅河以东的东北风,而准噶尔盆地冬季多东北风。
    夏季,副热带高压北移,西风盛行带也随之北进,但西风环流在近地面部分,受到西天山及帕米尔高原的阻挡,发生偏折,一支通过帕米尔高原的山口进入塔里木盆地的西部,另一支由准噶尔界山各山口进入准噶尔盆地,为西北风及西风。从夏季(7月)1.55米高空气流图上看,在南疆克里雅河附近也有一条气流辐合线,因此,夏季,南疆塔里木盆地克里雅河以东地区为东北风,以西的塔里木盆地西部及北疆准噶尔盆地则处在西北风的作用下。
    春秋季是过渡季,一般说春季与夏季相似,而秋季和冬季接近,仅在分布的界线局部略有变动。如塔里木盆地东、西风的界线就在亚通古斯河和安迪尔河之间摆动,所以在民丰以东形成了两种风的交替作用,这种上升气流会与前面提到的各个季节的各种气流在高空汇合,而形成降雨。
    引海水入疆后,夏季在新疆强烈的阳光蒸发下,所产生的水汽会形成上升气流,会产生垂直对流的空气流动,垂直对流是指由蒸发面和空中的温差所引起的,运动的结果是把近蒸发面的水气不断送到空中,与当地上空的冷空气交汇形成凝结核从而形成降雨。

    除上述大气环流风系外,在各山麓地带因受山体的影响,还存在局部的地方性风,但它影响范围有限,往往成一狭窄的带状,仅限于沙漠边缘地区,例如昆仑山北麓的偏南风,天山南麓的偏北风等等,引水入疆后,也会增加这些区域的水汽,从而形成一些降雨。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新疆降水的三个条件就都齐全了,其实在这三个条件中,最重要的是水气,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要有够多的、源源不绝的水气,再加上新疆本身地形和大气环流的条件完全可以形成降水从而改变新疆的气候。

  李泽椿院士的第二个观点是“依靠调海水形成的蒸发量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不足以
对当地的水气形成有力补充。”
     搞科学的人,说话一定要有过硬的数据,然后再下结论,这是科学工作最基本的为学之道。
    从数学的角度来说,蒸发量应当是与调水量成正比的,调的水越多,相应的蒸发量就越大,问题是你还不知道人家要调多少吨水,你怎么就知道蒸发量“微乎其微”呢?
    这就好比一个函数题,调水量为常数,蒸发量为变数,降水量是值域,你的常量都没有确定,怎么能知道变量,又怎么能知道值域?
  那么我们会调多少海水入疆呢?
我想,只要我们决定调渤海水入疆了,那么这个行为必定是长期的,数量也是庞大的,接着所造成的蒸发量必然也是巨大的,决不是李院士所说的“微乎其微,不足以对当地的水气形成有力补充”。
    不知其一,不知其二,亦不知其三,李院士却下了个结论,不知李院长结论的根据从何而来。
   
    李院士的第三个观点是:“大气具有流动性,产生的水气会移动到其他地方,所以不可能带来很多的局部降水”。
    在第二个观点中,李院士犯了气象和地理知识方面的错误,李院士在这里又一次犯了气象和地理知识的错误。

    有的沙漠地区蒸发量确实不会带来降水,例如阿拉伯的沙漠,因为阿拉伯半岛终年是内陆风,也就是从陆地吹向海洋的风,所以在那里再大的蒸发量也不能改变气候,再大的水气都吹到海里去了。
阿拉伯半岛三面被陆地包围,常年受到东北信风带和副热带高压带的控制,盛行热带大陆气团,风从陆地吹到阿拉伯半岛,把水气都吹跑了。
  北回归线穿过的地区,常年受副热带高气压带和信风带控制,以下沉气流为主,大气中的水气很难凝结,云雨难以形成,尤其是大陆的西部,风从大陆吹来,这里日照强烈,气温极高,蒸发能力很强,远远大于降水量,形成干旱半干旱地区,自西向东形成了撒哈拉沙漠,阿拉伯半岛沙漠和印度沙漠为主的热带沙漠群。
  它们终年都是受到东北信风带和副热带低压带控制,而经过阿拉伯半岛的季风洋流都是离岸流,但是新疆与阿拉伯半岛完全不一样,新疆是内陆地区,而且是封闭型的内陆地区,再加上区域广大,有166.7万平方公里,更加上有许多山岭,所以外面吹来的风都吹不出新疆,广阔的面积与高大的山脉都把这些风能都消耗掉了,而新疆本身的风又没有达到能吹起去影响其他地区的程度,同时也不存在新疆吹向区域外的的大气环流,我在前面提到的几种影响新疆的大气环流,都是从外界的几个方面影响新疆的大气环流,换句通俗的话说,整个新疆是大风的吹入区,而不是吹出区,所以我们听气象预报的时候,只听说过从西伯利亚来的冷空气,蒙古高原来的冷空气,而从来没有听说过从新疆来的冷空气,从以上的几点分析来看,新疆根本不存在所谓“产生的水气会移动到其他地方”的问题。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距今2500万年的喜马拉雅山造山运动,使青藏高原隆起,再加上黄土高原、蒙古高原、帕米尔高原挡住了水气的通道,影响了新疆的气候,使印度洋和北冰洋的水气不能到达新疆,反之,这种高山的阻挡,也会使新疆的未来的水气不能流失,这两者是相对而存在的,如果新疆的气流能非常顺畅地流进流出,还是今天这种气候吗?新疆还存在沙漠吗?
    正因为新疆地形的封闭性,内陆性,导致了改变新疆气候的可能性,另外由于地域广大,有167万平方公里,而人类的力量是有限的,这种有限的力量注定我们能对这么大区域的气候改变的过程是长期的,至少在几十年内,这种改变都只会是在新疆的区域之内的,即便对其他地区的影响,都是有限的同时也是有益的。
    李院士的“产生的水气会移动到其他地方”的现象绝对不会发生,完全是杞人忧天。

   李院士还说:“通过引渤入疆来影响气候,在气象学上时根本说不通的”,我认为他的这个观点是错误的。
    引水灌溉会不会对气候产生影响呢?
    从国内外的实践来看,干旱地区大面积灌溉是有增雨效果的,是可以影响气候的,例如著名的气候专家兰兹伯格指出,1930年以来在美国俄克拉省等三个州的6.2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灌溉活动,使这些地区雨量大约增加了10%。
新疆位于库玛里克河与托什干河三角洲上的阿克苏绿洲一年中引水111.4亿立方米,而每年被蒸发的水量平均有46.22亿立方米,形成了500毫米的降水量,再包括被直接蒸发的降水量,则在500毫米以上,所以使得绿洲内全年平均空气湿度并不太小,处于绿洲中心的阿瓦提和阿克苏年平均相当湿度为58%-59%,甚至略高于北京。
甘肃景泰川之变迁可作为通过灌溉改变了沙漠和气候的又一个实例。
  景泰川地处腾格里沙漠边缘,长60公里、最大宽度40公里,南缘有北西向展布的达坂山(属祁连山东延部分)构成地理屏障,东缘有北东向展布的红石峡——黑山峡构成的地理屏障,属半封闭型盆地。
    以前的景泰川到处是3~5米高的半流动性沙丘,当年的建设者马洪程告诉记者,70年代初的一天,他去医务室看病,外面刮起了大风,几个小时后他回家时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住处——流动的沙丘把他熟悉的地貌改变了。
    从1969年起,景泰川开始了历史性的改变,在1969年,中国政府开始了当时中国最大的提灌站——景泰川电力提灌工程,使景泰川彻底改变了面貌。
  景泰川工程分两期建设。1969年启动第一期工程,l974年竣工,提水量每秒10.6立方米,每年将1.48亿立方米水注入干涸的荒原,灌溉面积 30.42万亩。
    1984年启动第二期工程,1994年竣工,提水量每秒18立方米,年提水2.66亿立方米,灌溉面积52.05万亩,将绿洲延伸到古浪县的亘古荒原。总投资2.87亿元。
    现在景泰川提灌站每年向景泰川输入水资源4.75亿立方米,就是这区区4.75亿立方的水,不仅使景泰川有了一条宽30米,由3500万株树木组成的林带和100万亩良田,而且由于这4.75亿立方水滋润植被,或涵养或蒸发,使小气候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人们感到,这里风沙小了,气温高了,湿度大了。气象资料表明:灌区建成后,平均风速由每秒3.5米下降到2.4米,8级以上大风由29天降为14天,年平均气温上升了0.4度,年均降雨增加了16.6毫米,而年蒸发量下降了1082毫米。
  我以上所举的例子,所灌溉的面积都不大,比起167万平方公里的新疆来说,真是不值一提,但是成千上万这样小面积的灌溉,不就可以使整个新疆的气候产生变化吗?只要我们坚持年复一年地调水入疆,不就会有成千上万这样小面积的灌溉吗?由此可见,新疆的气候是可以通过调水灌溉改变的。
此外,大规模的引水,大规模地将沙漠表面绿化,也能降低土地对阳光的反射率,从而有利于气候的改变。
    新疆之所以形成沙漠,一方面是青藏高原挡住了印度洋的水气,一方面是是由于土地裸露而使阳光反射率造成气温升高,而气温升高又造成植物生长困难而加剧土地干旱,如此形成了恶性循环,以至最终形成了沙漠,但是植物可以吸收阳光,降低反射率,从而可以使沙漠开始逆向转变,变成沃土,进一步起到改变气候的作用。
    据石河子大学学报关于“芨芨草改善沙漠小气候的研究”一文中就提到:“对人工种植三年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芨芨草实验园区的防风固沙效果进行鉴定,结果表明种植芨芨草后对防风固沙效果有较好作用,可以明显降低风速32%——85.77%,降低土壤温度10.07%——21.32%,提高空气湿度10.99%,从而缓解空气骤然变化······

    从这份研究报告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小小的芨芨草都能改变小气候,这正是如孔子所言:草上之风必偃。
  两千多年前孔子都知道的道理,为什么科技发达的今天有的人都不知道呢?
  所以我认为,李院士的“通过引渤入疆来影响气候在气象学上时根本说不通”的观点是错误的。
有的专家在这次引渤入疆高峰会议上说:渤海离新疆太远,新疆的东部离渤海有一、两千公里,新疆中部离渤海有两、三千公里,这么远的距离调水不现实。即算是引渤入锡林郭勒能成功,也不意味着引渤入疆能成功,因为从渤海到锡林郭勒才600多公里,而从渤海到新疆得距离是渤海到锡林郭勒的6倍多,两地相差太远,不可能调水。
我认为此言大谬矣。
  地球上,水是否能流动与距离的远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决定水能否流动的因素完全取决于海拔的高低。
比如说从A点到B点之间,如果A、B点都是等高的话,二者距离再近,哪怕只有一米的距离,水也不能从A点流动到B点,但是如果A点的海拔高于B点,只要水足够,无论A、B之间距离有多远,水就能从A点自动流向B点。
我们把渤海水提升到1280米,作为引渤入疆的A点,新疆作为B点。
新疆的海拔是多高呢?
哈密海拔760米,距渤海2800公里,乌鲁木齐海拔800米,距渤海3200公里,那么淡化水处在1280米高的A点能否流到800米左右的哈密和乌鲁木齐呢?
让我们看看长沙和上海,郑州和天津吧。
长沙海拔49米,上海海拔2米,两者之间的海拔相差只有47米,而两者之间距离却有1400公里,但是,这并没有妨碍千万年来湘江之水千里迢迢东流入海,郑州海拔100米,与天津海拔相差仅95米,两地相距875公里,也没有妨碍黄河东去,区区数十米的落差便可使江河千里奔流,何况引渤入疆的A点和作为B点的新疆两者之间存在四百多米的落差呢?
400多米的落差,不仅可以使调来的渤海水能够轻松流入新疆,而且流速会很快,至少比湘江快得多,比长江快得多,存在这么大的落差,我们不仅可以调水入疆可以实现,甚至还可以利用这个巨大的落差发电。
例如海拔780米的罗布泊到海拔——1505米的艾丁湖,两者有930余米的落差,就可以用来发电以补偿引渤海水的电力消耗。
    所以说,以距离遥远为由反对海水淡化入疆的说法完全是站不住脚的,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莫名其妙的说法。
关于调海水入疆改造沙漠,还有一些其他的错误观点,让我们看看记者下面的报道:
     “新疆农业大学水利学院院长侍克斌长期从事如何解决新疆缺水、何种方案调水更为科学的研究。11月5日,侍克斌作为嘉宾,也参加了此次“陆海统筹 海水西调”高峰论坛。他认为,“引渤入疆”从理论层面说是具备可操作性的调水方案。在不考虑成本的前提下,只有在两种情况下引水具有可行性——将海水淡化后引入新疆,或者确保海水引入新疆后水位在零平面以下。

   就“引渤入疆”所需的技术及耗用成本,侍克斌说:“例如,目前沙特阿拉伯没有大量使用淡化海水,重要的原因就是海水淡化的成本非常高,可以说用不起。我国
的沿海城市中,比如天津,一直非常缺水,但紧靠海边的天津多年来也没有采用海水
淡化来缓解缺水的问题。所以说‘引渤入疆’需要的资金投入是非常巨大的。”

  侍克斌认为,解决新疆缺水的问题,首先是要“将自己的水用好”,将发源于新疆境内的几条大河流规划使用好;其次是进一步推进节水灌溉、减少浪费,比如农业生产上,改变大水漫灌的传统方式,修建防渗渠等;第三是考虑采用科学的、可操作的方法调水。而从渤海调水,则是将以上3点都做到、做好后,在资金允许的情况下可引入淡水。”
    以上是记者的报道。

我不知道侍院长所说的:“目前沙特阿拉伯没有大量使用淡化海水,重要的原因就是海水淡化的成本非常高,可以说用不起”的根据是什么,据我了解,恰恰相反的是,沙特阿拉伯大量生产和使用淡化水,是世界第一的海水淡化大国。
    早在1928年,那时沙特的石油资源还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上,远远谈不上有今天的富裕,当时沙特为了解决用水的困难,就建了两个海水淡化工厂。
    在以后几十年里,随着对淡水需求的日益增加,沙特不断地增加新的海水淡化工厂,1974年,沙特颁布了第49号国王令,宣布成立沙特海水淡化公司,该公司的成立,使沙特的海水淡化事业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几十年来,不仅使海水淡化的产量增加了几十倍,而且使沙漠由开始时引进海水淡化技术的国家变为掌握了先进技术的国家。
    现在沙特人口以每年2.5%的速度增长,逼迫沙特政府年年建设海水淡化工厂,海水淡化也因此达到6%的年增长率,是全球最高的增长率,目前,全国有36个海水淡化工厂,而且新的工厂在不断建设。
    在海水淡化的支持下,沙特人均用水量为全球第三,达到280升/每人每天,全沙特每年70亿立方的用水中有60%——70%是淡化水,而且这个比率肯定会不断增长,因为沙特的淡水资源无法增长,而人口在不断增长,所以迟早有一天,沙特用水的百分之九十甚至更多。
    事实上,不光是沙特阿拉伯在大力发展海水淡化,随着全球水资源的日益紧张,世界上许多国家主动也好、被动也好,都纷纷走上了海水淡化之路。
    据国际海水淡化协会的统计,截至2013年,全球的海水淡化工厂超过了1.7万家,分布在150个国家,3亿人部分或全部依赖淡化水生存。
    由于我国面临着水资源缺失的沉重压力,我国国务院也在2012年提出了加快发展海水淡化的意见。
    所以侍院长关于沙特“目前沙特阿拉伯没有大量使用淡化海水,重要的原因就是海水淡化的成本非常高,可以说用不起”的说法是不对的,是完全没有事实根据的,建议侍院长再查一查有关资料。

    另外,在引水入疆的问题上,侍院长的观点是:“首先是要将自己的水用好,将新疆的几条大河规划好,节水农业搞好以后,在资金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引入淡化水”。
  我认为把新疆现有的几条大河规划好,把水利用好,把节水工作搞好,当然很重要,并且确实应当“把自己的水用好”,但是,海水淡化入疆与“用好自己的水”完全没有矛盾,“节水”是节水,“调水”是调水,两者并行不悖,“节水”是新疆农业部门要做的工作,而“调水”改造沙漠是中央要做的工作,是两股道上跑的车,风马牛不相及,“调水”不仅不会影响“节水”,而且将来把水调来以后在以后的使用中,肯定也要采取种种“节水”的措施,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一些好的技术,也可以有利于新疆节水。
    再说如果想彻底改变新疆的面貌,光靠”把自己的水用好“是远远不够的,我们一方面要把新疆的水用好,另一方面要在我国已有雄厚的资金和大量闲置的工业制造产能的基础上,应当在我国市场化经济的基础上,集中所有能集中的力量引水入疆。
    至于侍院长担心资金的问题,我认为如果说新疆是一个马车的话,光靠新疆自己这一个匹马来拉是跑不快的,需要中央、各省市、民间的力量和国外的力量等各方面的力量都成为拉车的马,新疆这辆马车才跑得快,我们要向埃及学习,除了中央政府投资以外,还要引进外资、民资共同进行改造沙漠,改造新疆的雄伟事业。
    管子曰:四马者,一乘也。天子坐的是四乘之车,是十六匹马拉的车,让我们新疆这个”皇帝“也坐上四乘之车吧!快快奔跑吧!

    我之所以对这些院士、教授们的观点提出反对意见,无他,就是觉得他们的这些错误看法是我们改造沙漠之路上的绊脚石,不把这些绊脚石搬掉,改造沙漠的工作就无法开始,也许正是这些绊脚石的存在,才造成今天沙漠改造事业迟迟无法进行的局面,所以,一定要把他们的观点驳倒,否则沙漠永远是沙漠。
另外,我认为我们之所以至今没有把改造中国沙漠提到议事日程来,是有诸多原因的,除了是执有这些错误观点的官员和专家掌握了决策权和话语权以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文化的原因。
    中西文化各有长短,西方文化敢于冒险,敢于创新,而东方文化相对却保守得多,凡事不敢越雷池,所以,也影响了我们改造沙漠的决心。
在对待沙漠方面,我们应当要有创新思维,不要墨守成规,不要前怕狼后怕虎,要拿出魄力来。
  中国人不仅要有现实责任感,也要有历史责任感,考虑问题不仅要考虑今天的问题,也要考虑长远的问题,就算是有些事情今天不能成功,也要探索和研究,为子孙后代可能地多做一些努力,正如我在“献花”一章中所写的那样,我们感激我们伟大的祖
先,同时我们也要向我们祖先那样,努力为子孙留下一些什么东西,不要让子孙认为以前的祖辈是伟大的,而我们这一代人则是平庸的,即使从这一点考虑,我们都应当把怎样改造新疆沙漠的事列入我们的规划,更何况改造新疆沙漠可以在今天给我们带来数不尽的好处呢?
        我看过一本 “比1000个太阳还亮”的书,说的是当年美国制造原子弹的事,书中写道,二战时德国研究原子弹,而当时美国没有开展这方面的工作,美国的科学家向罗斯福建议发展原子弹,但是由于研究原子弹需要大量经费,仅所需的电力就占当时美国发电量的七分之一,所以罗斯福有些犹豫,于是,罗斯福的科学顾问向罗斯福提到了富尔顿的故事,
这位科学顾问向罗斯福说,英法战争时,富尔顿向拿破仑建议用钢铁和蒸汽机代替木头和帆建造军舰,拿破仑说:钢铁怎么可能浮在水面上?船没有帆怎么能航行,拿破仑就这样拒绝了富尔顿的建议。
  这位科学家对罗斯福说:如果当时拿破仑采纳了富尔顿的建议,那么英法战争就是另一种结局,历史也会完全不一样了。
  听到这个故事后,罗斯福陷入了沉思,然后他对这位科学顾问说,你让我再想想,第二天,罗斯福告诉这位顾问说,我决定搞原子弹了。
    历史就这样掀开了新的一页。

  这段往事,提出了一个永远值得我们掂量的问题:怎样对待新思想,怎样对待萌芽,怎样对待大胆的探索。
  要知道往往一取舍、一意念,便可定胜负,可决千古也!
上至庙堂,下至草莽,让所有的中国人都来关心改造沙漠这件大事,抱着理解和宽容的态度,认真地对待改造沙漠的建议吧,而不是对其嗤之以鼻,更不要以权力去压制。
    沙漠需要我们去改造,我们也需要去改造沙漠,因为这会为中国开辟出一条金光大道,会改写中国的历史。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发表于 2017-8-12 21: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进行可行性分析是很有必要,事关全局,各执巳见要以数据和理论进行广泛的交流,谨慎行事,确保可行否才是重要的、必须的,这关系到千年大计之事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3 10: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懂地质,但是对这些引什么水到哪里总觉得有些玄乎。5000公里,就算没有5000公里,中途的地质情况有多少变故,我国的科技水平有能力保障入疆的水量常年有多少万立方,而且运营成本远远低于收效?还有一个,海水淡水化的难关如何解决?在我们国家这个问题解决得了吗?引渤入疆,先要把海水变成淡水,再来解决渠道输送的问题,这不是“豆腐盘成肉价钱”吗?再退一步说,假如我国能够解决海水淡化的难关,成本又承担得下来,那还不首先解决北方城市的缺水,还轮得到新疆吗?所以说,这个设想是好的,实施起来难度较大。   长江水是淡水,不存在海水淡化的问题,而且距离近得多。现在南水北调又怎么样了?好像媒体也没有大肆宣扬。
   当年的三峡大坝不也是一派正能量吗?独独黄万里的声音就是发不出来。现在频发的地震灾害,谁能说清楚与我们的盲目建设有无关系?规划很宏伟,但是草率改变地质结构的事情最好少做,免得子孙后代骂我们。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3 14:4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老师你好!你以积极认真的态度,思考这些国计民生的伟业,写出这么长的论文,使我非常钦佩!我认为在沙漠植树造林种草很好。哪怕是多栽活一棵树也是给子孙后代造福了。至于引渤入疆,这……是不是将来再高科技会有可能?从前很多不可思议的事如今也变成了现实呢。只是以我管见,沧海桑田,一切还是依从自然规律吧最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4 08: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知道你国地形是西高东低,垂直落差是多少,沿途要有多少泵站提水?今后的维护费用是多少?…
  真能“人定胜天”?怎么总是有人要想“改变自然面貌”,是想表现“能力”还是“政绩”?过去的教训还不够?拿老百姓的血汗钱不当回事,你不毁林造田、毁绿建屋、破坏自然生态环境就燃高香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4 10:04:49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重生 发表于 2017-8-14 08:41
既然知道你国地形是西高东低,垂直落差是多少,沿途要有多少泵站提水?今后的维护费用是多少?…
  真能 ...

       楼主已经讲了:东西落差是1280米。他的思路是先从西把水提到新疆的A点,然后再从A点下降,利用落差发电,弥补提水的用电能耗。我不得不惊叹楼主如此丰富的想象力!你说别人没有数据,你这个设计有数据没有?我怎么听着听着,有点像黄维搞的“永动机”了?要知道,黄维是原国军将领中有名的“书呆子”,他在功德林不想写检讨,才搞了这么个东西打发日子的。“永动机”设计的致命缺陷就是不计算途中的能耗损失,所以永远不会成功。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4 10: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专家们的建议有些不切实际,可是,他们能够提出设想总是好的。有设想才能有建设,才能把新疆建设得更好。   
   不过,引渤入新,想法疯狂,任何事,都需要在尊重自然规律的前提下进行,可行或不可行先不说。我转一篇文,说的很有道理:都说新疆缺水,是怎么个缺法。真的缺么?有一组数据:新疆是中国典型的干旱区,年均降水量约145毫米,为中国年均降水量(630毫米)的23%。其中40%地区的多年平均年降雨量在100mm以下;而多年平均年蒸发量却高达2000mm左右,有些地区甚至超过3000mm,是全国惟一降雨量远小于农田作物需水量的地区。
   在降落到地面的水量中,能形成径流并汇纳为大小河流的径流总量为830亿立方米,尚不及全国径流总量(2.7114万亿立方米)的3%。
从这组数字来看,新疆是缺水的!主要缺的是雨水!凡是新疆人都知道,哪怕在最荒凉的隔壁或沙漠,只要有水,就是一片绿,无水,就是一片荒!
   但是,还有一组数据显示,新疆的缺水说,其实是相对的:仅以塔克拉玛干沙漠为例,这个中国最大的沙漠面积达33.76平方公里。时常被人冠以“死亡瀚海”的称呼,以常理,这里应该是滴水无存的,其实大大不然!
塔里木盆地常年有水的河流共144条,大部分是流程短、水量小的河,也有7条年流量在5-10亿立方米的河和8条年流量大于10亿立方米的河,年总径流量达392亿立方米。
   这些水,有人说,大部分都蒸发掉了。这个不准确,蒸发的量是不小,可是由于沙漠不存水的特性,下渗的更多。据统计,流入沙漠的地下水侧向净补给量每年在1.5亿立方米,而和田河、克里雅河等地表河在沙漠中入渗补给一年就有4.5亿立方米,不算北部平原入渗补给的水,沙漠一年就净得6亿平方米以上的水量。经过千年、万年的积累,试想一想,这个水量有多么惊人!据有关部门探测,在沙漠腹地22.5平方公里的厚厚黄沙底下,地下水的储量达到了8万亿立方米!大家还记得我前头说过的全国径流总量(2.7114万亿立方米)吧。8万亿立方米什么概念呢?相当于8条长江一年的流量,如果把它全抽到地面上,整个塔克拉玛干沙漠就会变成一个水深36米的大海!
   说塔克拉玛干沙漠下面是一个地下海,一点也不过分!只不过,因为抽取地下水弊端多多,尤其是沙漠的地下水,如果贸然抽取,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因此,守着这么一个诺大的地下海,新疆依然戴着干旱缺水的帽子!
   问题就在这了,我们为什么还要万里迢迢从渤海引水过来呢?引过来的水是不是也会变成地下海水呢?如果引过来的海水能够得以利用,是不是沙漠地下海的水也能得以利用呢?
   新疆的缺水还与全疆水资源分布时空极端不均有关。水资源分布时空不均的问题北疆最为严重,夏秋来水占全年来水的50%~70%左右,春季来水仅占全年来水的20%左右,而春季农业灌溉需水要占全年需水的35%左右。往往是一到夏秋季节全民防洪,而需要用水时河里却干了!
   专家们与其去那么大老远的渤海把海水引来,是不是能想想办法把新疆自身的水资源和地下水合理利用起来,早日让新疆变得更美丽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4 10:2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人愚昧无知,不能理会。但我知道一点:大自然造了一切,也能毀灭一切。你还相信人定胜天吗?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4 11: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凡事都有两面性,有利又有弊,关键是我们要权衡利弊,选择有利的方面而为之。只有经过广泛的论证才能得出正确结论,以指导我们的工作,决不可以意气用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5 07: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7-8-14 10:23
这些专家们的建议有些不切实际,可是,他们能够提出设想总是好的。有设想才能有建设,才能把新疆建设得更 ...

  地下水也有托起地表的作用,往上抽;不怕地面塌陷?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5 10:4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引的这篇文章倒是有道理。就是说,新疆的沙漠就像一把筛子,存水不住,年年都有水往下漏,地下水已相当丰富。与其引渤入疆,不如想办法利用地下水。这个思路如果在地质和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倒不失为一条良策,至少比引渤入疆现实得多。火土说怕塌陷;我想,浩瀚沙漠地广人稀,塌陷一点应该问题不大。假定年提水量=年渗透量,不还是平衡的么?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5 16:5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家正兄是喜欢研究之士,这是我知道的。
   我在想:假如钱有多,当然沙漠也能变绿洲,古“巴比伦”不还有空中花园么。
   你这问题引起大家的思考,议议也好咧,我还想起了撒哈拉大沙漠了呢。
   不知道你同学刘园兄怎么不出来也来参谋参谋哦,我是最喜欢听他的说说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5 17: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看法不同;什么引水啊、公路啊、高铁啊…,这都是政府的事,要我们这些老家伙议什么?议了有什么用还违网站规定!
  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过好每一天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7-12-14 06:15 , Processed in 0.183011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