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01|回复: 27

帅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8 22:4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七六年十二月,在学校小会议室召开了校办工厂新招工人与学校相关领导及科室负责人见面会。由校后勤组长吉丛里老师主持会议。校革委会付主任叶运达同志讲话,介绍了学校情况和工厂目前的情况。随后由每位新工人自我介。第一位介绍的是一位身高约1.7米,身材、形象都很好的男青年,自述是江永知青。表示进厂后一定服从安排,安心工作。给我的印象就是脑壳比常人略一点,眼睛特别大和。是教师子弟,一个典型的大帅哥。进厂后他与我们在一起工作。慢慢就发觉他有个习惯性动作,喜欢用两只胳膊夹一下腰上的皮带,好象裤子会垮一样。经常用手背揩一下鼻子,好象要揩悼鼻涕,其实又没有鼻涕。一套再好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总和盐菜子一样,皱巴洋巴的。其实他的身材很好,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都好看,可能与他的马马虎虎的习惯有关。
    这批招工进厂的工人大概可分成两拨人,一拨是30岁左右的老知青。另一拨是20岁上下的教职工子女年青知青,无论是哪一拨人进厂后都想学一门技术,以保证今后的生活。唯独大脑壳例外,他不想学技术,不愿意动脑筋想事,只想做点普工的抬抬搬搬的活,一心想靠拢领导,时刻听从领导的安排,就连领导的私事也积极去做,以求一辈子安定。很招领导喜欢。一句“甘愿做革命的抹布”挂在嘴巴上讲。我是多次劝他学门技术,但他讲:不想动脑筋,一遇到要动脑筋的事就头痛。一心巴着领导,干点临时性安排的工作,图个轻松。找了本校一位工农兵大学生做老婆,他的日子还是过得顶安逸。
  由于他今后多年表现出爱钱如命,命就是狗屎。大家当面喊他帅大哥,背地里都喊他钱命嗲。
   七七年放署假前,学校食堂贴出通知,为防署降温,供应职工每人半斤绿豆,不要粮票,但要付款,每斤0.16元.当有校办工厂工人到食堂准备买绿豆时,告之帅大哥将全厂的绿豆都买去了.其时他正巧在旁边,要同事们到他家去分,仅那么半斤绿豆,自然无人去分,只是大家觉得他很精明,他一个三口之家(当时他还未婚,与母亲、妹妹住在学校宿舍里。),有8斤绿豆,真可以度过一个热天了.
    约七九年年中,大哥出了点小事故。他用玻璃棒从一个装有5000CC的玻璃瓶子中粘一点“二叮脂”出来为邻居粘合塑料制品,不小心玻璃棒没抓稳,一滑,将瓶子底砸了个眼,一瓶子“二叮脂”全部漏悼了。经厂管委会讨论,看牛伢子赔牛不起,罚几块钱了事。这是帮别人炒豆子,爆了自家的锅。不过从此帅大哥做事毛燥,全厂出了名。扣了几块钱可是要了他的命,由此恨死了化工车间主任(整个工厂就20个人,分成化工、机电两个车间。一个车间10个人左右)王虎林老师。实际上王虎林老师真是位好老师。是师大化工系的工农兵大学生,工作踏实认真负责。事事带头抡着干,工作作风、思想品质都很优秀。受到全厂职工一致的好评。
   年底12月的一天,大牛喊我到办公室开会,进办公室一看,里边坐着帅大哥、车伍、大牛和小牛(即大牛的儿子)。大牛告诉我:“今天评选今年的先进,刚才我们几个议了一下,提出了车伍、和小牛。特地告诉你。”我一听尽是化工车间的人,就补充提了王虎林老师。这时帅大哥把桌子一拍,大喊提什么王虎林。我心里想既然是开会,大家讨论,我当然可以发言。提个名有什么不可以。用得着拍桌打椅吗?况且进门开会我就心存疑问,大牛当时是付厂长兼出纳。在厂长、指导员都不在场的情况下别有用心的组织开小会评年度先进合适吗?不说是开黑会,至少是不光明正大。我讲既是开会评先进,自然可以民主提名,这样拍桌打椅,不是不能讲话了吗?我就不参加了。退出会场又干活去了。心里还想着刚才的会,明显是大牛精心策划的。布置帅大哥充当急先锋、打手。他听大牛的使唤也是有来由的。化工车间几年来,没有找到合适的产品,先后生产了“癣治净”、“录音机磁头清洗剂”、“醋精”、“从照相馆的显象液中提炼银”,东一下、西一下,都没有赚到钱。倒是把人搞累了。尤其是收显像液要踩着三轮车满城跑,上照相馆收,多数人不想跑。但他不怕烦、不怕累。乐意满城跑。大牛也不亏待帅大哥,每出去收一次“显象液”,误餐费发放从优。本来一次误餐是3毛,但大牛往往给6毛或9毛。“有奶便是娘,有钱便是郎”,所以帅大哥特别听大牛的。另大牛知道王老师很快会要归队,有心让儿子做化工车间的主任。帅大哥有甲亢,会吃、脾气急燥我是知道的,也就不以为意。等了一阵,大牛依然喊我开会,我还是去了。听他们搞一顿,是否加上了王老师也不得而知。
    八三年我厂与农工民主党联合办保健制药厂,由于产品适应形势,销路很好,经济效益很好,当时每个工人收入约200元一月,工人个个眉开眼笑,很吃了几年饱饭。帅大哥当时是做装箱工作,是最后一道工序,即把产品装到纸箱里边。此工序有一特点,上午一般无事可做,下午要做到8点多。工厂货物都走北站铁运,基本上都由南区搬运站承担由厂到北站的运输。但有零星货物不便要南搬站运。从几件到20件不等。帅大哥自告奋勇用三轮车送。工厂制定的送货价格标准是每件三分钱,一趟不过几毛钱,他干起尽是咯劲。我厂当时最主要的原料是白糖,每月要用学校的汽车拖几次白糖。他也主动包了这项工作。装车、卸车赚几个力资。工厂共有(连同合同工)工人60来人,自办食堂,安排了两个厨工,每餐收一毛钱,三两粮。供应一荤一素一汤。一般每天中餐后会有几两饭、一点菜剩,当时没有冰箱,只能处理给职工,他就出两毛钱一把收了,用篮子装了带回家作晚餐。奇怪的是他那当教师的老婆和五岁的女儿都没有意见。女儿从未吃过水果,一次他买了一枣香蕉放在家里准备送人的。女儿看了,忍不住折了一枝吃了。他回来后看见了,气得甩了女儿一个耳光,打得女儿“呀呀”的哭。事后他又于心不忍。对同事讲真不该打女儿。学校子女一般都会被家长培养一门特长,学乐器、唱歌、跳舞或培养体育、美术、书法等,他不培养女儿的特长也就罢了,连水果也不买点放在家里让女儿吃,确实太抠门。逢年过节就找两个邵阳大曲的瓶子,灌两斤0.8元一斤的晕头转向大曲进去,加上厂里发的过节物质(如端午节厂里发的皮蛋、盐蛋,春节厂里发的黑木耳、香菇)。带上女儿陪同老婆回娘家,给岳父母拜节,他老婆也不嫌寒酸,真是一对夫妻。
    自从做了装箱工作,帅大哥就早出晚归,不落屋,吃过晚饭还在厂里装箱。忙完了工作还将老婆孩子和自己的衣服洗了再回家。即使收工早,又不要洗衣服,不是呆在厂里就是在校园内游荡,不想回家和老婆交流或辅导孩子做作业。我厂工人除帅大哥和个别工人外,都是八0年结婚。从一月份开始,每月都有一人结婚。到八四、八五年孩子基本上都是三岁左右。他喜欢逗孩子,不过总是喊要打手板,眼睛大又凸出。吓得小孩子晚上睡着了还做恶梦,喊:“大脑壳要打手手。”搞得同事们都有意见。他碰见年青的男老师就吓唬他们,你又去跳舞,在外面舞厅跳舞有固定的舞伴。我要告诉你老婆,或者说你又瞒着老婆存了私房钱。吓得这些人作揖打拱,连连告饶。他好象得到极大的满足,哈哈大笑转身走了。同事们业余时间都是要做家务,陪孩子讲小故事、说浅显易懂的小诗。有的同事晚上还去上夜大,整天都很忙碌,但也充实。唯独他显得有点空虚。
   九五年他女儿初中毕业,下半年开学一周后,帅大哥忽然将女儿送往一所省属中专读书。大家都觉得奇怪,的确委屈了他女儿。当时他女儿身高约1.62,身材好,长得漂亮。况且读本校是不要交学费的。本身又住在学校宿舍,读本校高中是极方便。中专读四年,毕业后一段时间找不到工作。女儿抱怨父亲。假若当初让女儿读本校高中,考不取大学,女儿不可能抱怨。因为当时雅礼的录取率为50%,。何况他女儿的成绩很可能考取大学。万一没取,还可以交一万元议价进湘潭大学,大学毕业求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与父母无关,况且父母也插不上手。现在女儿的抱怨他只能受了。讲不出半句反驳的话。约九六年他老婆与他离婚,但仍然同住在同一套房子内,九七年老婆为分到好一些的房子又与他复婚,九九年他老婆又与他离婚。学校与工厂都没有出来调解,同事们也没人出来劝和。只是觉得他老婆视婚姻如儿戏。最要命的是他视同生命的私房钱六万元全被老婆搜去。恰巧这时他上班时不慎跌断了腿骨。被下岗了。
    我厂原料库与成品库共240平米,中间用间墙隔断,有一台简易电梯向楼上的生产车间垂直运送原料,运下成品。原料库不锁门,成品库锁门。如电梯停在一层,可通过电梯从原料库进入成品库。他习惯于从原料库进入成品库查库存,电梯已上升,他也不看一下,仍象往常一样走,结果悼到基坑里,跌断了脚的当面骨,躺在基坑里动弹不得,尤其可怕的是如电梯下降,哪怕只有一吨货都有会将他压死,他急得赶紧喊“救命”,幸亏有同事听见,赶紧到电梯旁按上紧急停车按鈕,将他抱出来,送中医学院骨伤科治疗。当时正是二000年,脚骨治好了,伤筋动骨100天,出院了还得在家休养两个月,他对厂里来讲本是无关紧要,有他不多,无他不少,干脆让他下岗了。
    他下岗(当时我厂下岗不但没有一分钱,连医保、社保都要自己交)了,大家不可理解的是他又如何会让老婆拿走赖以生存的保命钱。往后他在社区办了低保,但低保使他无法同时交医保、社保。尤其要命的是当年为方便恋爱,年龄又改小了两岁。要苦熬八年又如何苦熬得到。0八年他终于熬到了退休,领取了退休工资,能过上舒心的日子。不幸的是他某日又中风倒地,大呼前妻扶他起来,送他去医院,但前妻仅给他的妹妹和弟弟打了电话。还是他的妹妹和弟弟送去医院的。岂知这一入院,就再没有出院。不久就听说他去世了。也不见学校贴个讣告。一次他女儿抱着她孩子来看她妈妈(即帅大哥的前妻),传达室一问,帅大哥还在医院活得好好的。过了一段时间有人看见他前妻在自家房门口烧纸。问她什么事,前妻直言帅大哥去世了,怕他来找麻烦,烧点纸让他好走。大家一致认为他前妻不该拿走他那六万元救命钱。怕帅大哥来找她理论。所以烧点纸打发他。后又传闻:是帅大哥“上了姨妹子”,以致前妻二次离婚,岳家拿去了六万元。同事们都觉得钱命嗲当年可是能歌善舞的帅哥,落得如此下埸,实在凄惨!可惜!可叹!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发表于 2017-8-9 08: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几个人的生存述说,体现了当年的社会状态!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09: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君:人生如同大午台,的确如此。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9 12:49: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百态,难得圆满,自我感觉好就行。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16: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君:你好!关键是难得自我感觉良好。假若一个人每天为吃饭发愁,也无人与之交流。能自我感觉好吗?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9 17:52:3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没想到大脑壳变得不认得了。记的,我们从小都在一个宿舍住,那时他很活跃,脾气也挺好,成绩还数中上,跟我姐姐是中学同班。
  哎!怎么后来变的那么马虎,不修边幅。一个人穷不怕,只要有志气,穷则思变。而精神上的乞丐就可怜了。最后又掉到电梯底下至残。真是悲哉!痛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9 18: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17-8-9 16:00
枫树林君:你好!关键是难得自我感觉良好。假若一个人每天为吃饭发愁,也无人与之交流。能自我感觉好吗?

    其实我讲的‘自我感觉好’并非指纯粹意义上的好,只是他在现有的条件下选择自己的活法而知足罢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9 21:0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帅大哥还是有很多优点的,勤快节俭。应该可以勤劳致富的啊。但是他不爱动脑,不爱学习,可能就是他人生悲剧的原因之一吧,枫树林网友的意见我也同意,只要他安于现状,也是一种活法的。其他方面的原因就不说了吧。说了也没用,还会违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21: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君:其实我们多数是病退回城的,当一辈子工人,安于现状,知足常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22: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观君:良大哥跌断了脚住在中医学院,全厂没有一个同事去看他。仅我下班顺路去看了他。他母亲已去世,继父也老了。老婆已离婚。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真是凄凉。但大家又无力相助。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22: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丘山版主:你好!我们同事在工厂被卖给私人资本家后,都下岗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都在家里做学生饭,多数做七、八年都买了房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0 21:2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17-8-9 22:19
丘山版主:你好!我们同事在工厂被卖给私人资本家后,都下岗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都在家里做学生饭 ...

我倒是觉得这样蛮好的,能看到有什么可靠可吃的,就去寻找,去打拼。还算打拼出一条小富之路。佩服。这也是一种人生智慧,人生追求吧。这也是人生的一种成功,小有成就吧。为你们的小有成就,为你们的成功喝彩,鼓掌。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22: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丘版的肯定。工厂贱卖给新生资本家后,搬迁到麓谷,早出晚归,还不如做学生饭来得稳当,既挣了钱,还照顾了家,一举两得。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1 07: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17-8-9 21:53
枫树林君:其实我们多数是病退回城的,当一辈子工人,安于现状,知足常乐。

  1974年我在长沙家中照顾年己70高龄、且体弱多病的母亲,没事就往市知青办跑,报告送了几十份,要求回长沙而无果,直到75年,上面有了文件“父母多子女身边无人照顾可选调回城”。11月份与招工单位同时去江永把户口和粮食关系转回长沙家里了。
  由于农场原属陵零地区农垦局,算全民单位,回长沙进入“集体所有制”企业,所以不算招工算调动,没有学徒期,从农工二级转普工二级,一进厂就是35元工资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11: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君:那你算是幸运的了。回城真是不容易。所以回来后都倍加珍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20: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17-8-10 22:04
谢谢丘版的肯定。工厂贱卖给新生资本家后,搬迁到麓谷,早出晚归,还不如做学生饭来得稳当,既挣了钱,还照 ...

你的这一决策非常正确,自行转入第三产业,服务行业。随机应变的智慧指引你走向成功。祝贺你。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20: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重生 发表于 2017-8-11 07:52
1974年我在长沙家中照顾年己70高龄、且体弱多病的母亲,没事就往市知青办跑,报告送了几十份,要求回长 ...

火版的起点还是蛮高的啊。我也是病退回城,都是在街道单位就业,第一年月薪18元,第二年月薪24元,第三年月薪28元。可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21:55: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六年招工到校办工厂第一年工资技工和普工都是28元,第二年加到36元。集体所有制还要由市教育局勤工俭学科定工资,真是活见鬼。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3 07: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17-8-11 11:16
火土君:那你算是幸运的了。回城真是不容易。所以回来后都倍加珍惜。

  建确实!我们那批进厂的共有十几个人,连我共三个知青(一个我同农场的男知青,一个江永高泽源林场的女知青),还有两口子关系户的浏阳“假知青”,其余的是“社会青年”,每次厂里开大会,我们三个都是受表扬的人,用领导的话说是“到底是在农村受过锻炼的,干工作不怕苦不怕累”。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3 08: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丘山傍渡 发表于 2017-8-12 20:59
火版的起点还是蛮高的啊。我也是病退回城,都是在街道单位就业,第一年月薪18元,第二年月薪24元,第三年 ...

  你这是举徒工资,前两年是学徒一、二级,到第三年后就出师了,应该是31·5元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7-10-24 15:20 , Processed in 0.198011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