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34|回复: 22

转:邬恩波——狗爬岩的记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7 12: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狗爬岩的记忆
                    邬恩波

   靖县是山区。我在那里上山下乡六年,翻山越岭无数。后来记得名字的山,为数却不多。狗爬岩是其中之一。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枝柳铁路建设在湖南西部拉开序幕。一支扛着民兵旗帜的民工队伍,开进一个叫江东的地方。这是我们下放地甘棠坳的民兵营。我那时是营部直属独立排战士。江东在沅水上游渠江东边。我们要在这一带绵延十几公里的崇山峻岭中,沿江修一条公路。这是枝柳铁路的前期工程。担任营长的公社武装部长,指着远处隐约可见的 一座灰白山头说,那就是狗爬岩,你们独立排的任务,就是炸掉它!我与战友们心头涌起一阵光荣神圣的感觉。
  上工第一天,我们爬上狗爬岩。这是矗立在江边的一座石头山。渠江像一条绿色飘带,由南向北从山脚流过。下游几百米对岸,就是我们向往的县城。山上树木极少,也无路可走,人很难通行。可能这就是狗爬岩得名的由来。公路要从山腰通过。我们必须从上往下,削掉几十米厚的岩石,修出一段几百米长的两车道公路路基。我们的武器就是:钢钎、铁锤和炸药。
  我们独立排是营里的精锐,七八十号人,以复员军人为主组成,也有一些知识青年。那时知青多数很愿意外出参加工程建设施工,因为不像在生产队要自己做饭,更不要干种菜、喂猪、砍柴等家务活。只要交点粮食,上面补贴伙食费,收工就有热饭热菜,伙食还比在生产队好。我们几名知青被编在第三班。班长是我们隔壁生产队知青组长吴君。他壮壮实实,一身的肌肉,很有力气,据说能举起百把公斤的杠铃。知青们都佩服他,所以当了班长。
  吴君做事极认真。我们住的村子,同时驻扎了一支解放军部队。他们也在附近施工。营部要求我们一切学习解放军。起床号响了,吴君翻身就起,催促大家以最快的速度起床,整理内务。熄灯号响了,吴君立即吹熄马灯,要求大家不再做事,不再做声。我们住在老乡家,他反复提醒大家,不要随便拿,随便动老乡的东西。上工,他带领我们班,一定要争取最早到工地。收工,他走在后面,收拾工具,清点人数。收工后爆破班要在工地装炸药,爆破。每个班必须一个不少地安全撤离。有一天吴君清点人数,少了知青罗君。他焦急地寻找,呼喊。后来在离住地不远处老乡家的厕所里,传出罗君的应答声。原来他那天肚子不舒服。吴君松了口气,马上找到排长说明情况,生怕在遵守安全规则上,扣了我们班的分。
  狗爬岩的日子是艰险的。我们二或三人一组,用钢钎和铁锤在坚硬的岩石上钻炮眼,一人掌钎,一或二人锤击。手掌起泡了,磨破了,又长茧了;胳膊抡酸了,肿胀了,又麻木了。有时锤子敲空,可能伤着自己或战友。作业面有时太陡,还得系着安全绳,让人挂住山顶的树,免得掉下百把米高的悬崖。收工之后,是让人心悬、激动的放炮时间。轰隆隆,轰隆隆,一排排炮眼炸响,把岩石掀到空中,又跌落江里。下次上工时,再用钢钎把松动的岩石撬起,推下悬崖。可怜江里的鱼儿,有时被岩石砸得翻白肚。与我同队知青熊君眼尖,有次看到一条大鱼翻白。他邀我一起攀下悬崖,把这条十多公斤的鱼捉上岸,用钢钎抬到炊事班。那天晚餐,全排官兵多了一道菜——一大锅鲜美的水煮鱼。
  熊君虎背熊腰,上工时爱哼哼“明知征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的京歌,干起活来有使不完的劲。每次与他一组,他总是抢着抡大锤,让我掌钎。他喜欢用那种长竹片做柄的锤子 ,打起来不震手。竹片的柔韧,还可加重锤击的力度。他抡起几公斤重的大锤,可以连续几百下不歇气。有一名复员军人,身强力壮,听说在工程兵部队干过。他邀熊君比试,看谁打得久。那次我为他们掌钎。两人都侧着身子,双手握柄挥舞大锤,虎虎生风。两个大锤轮流敲击钢钎头,打得岩砂、火星飞溅,让人眼花缭乱。复员军人敲到二百多下时停了。他自嘲早晨没有吃饱。熊君仍坚持,敲到三百下才停。
  熊君是省会水电单位职工子弟,对野外施工颇感兴趣。每次工间休息,他总爱讲些水电建设的知识、新闻、趣事。他指着上游一处江面说,那里两山对峙,可以筑坝修电站,装机容量不会小于柘溪。柘溪是当时湖南较大的电站。熊君希望将来能进水电单位,也去修电站。
  狗爬岩的日子也是欢乐的。每逢下大雨不上工,我们就吹拉弹唱。知青有文艺细胞的多,唱起歌拉起琴,像模像样。“我们是工农子弟兵,来到深山……”我们排练的戏剧选段,颇合当时情境。这个节目参加营里的演出,获得好评。
  当时唱得最红火的,是与我同队知青苏君。苏君极聪明。他在敲锤掌钎之余,常过江去县城,看京剧《智取威虎山》的电影。他把剧中人物唱腔、对白、动作,模仿得惟妙惟肖。苏君与其他知青一起,把《智取威虎山》的一场戏完整排下来。演出时大幕拉开,苏君饰演的少剑波面对墙上军用地图凝思。“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唱腔在礼堂廻响,掌声一阵阵响起。他把一名解放军中级指挥员,饰演得活灵活现,神形兼备。与他同台演出的“杨子荣”,也有上佳表现。这场戏后来被营里推送到县委礼堂演出。县里领导和干部们都来观赏。苏君成了明星。有一次我们几个知青弄不到票,想蹭戏看,还是苏君披着“少剑波”的军大衣,把我们从后台带入礼堂。
  苏君的名气从县里传到地区。地区文工团从安江到甘棠坳来招人,要面试他。当然这是我们离开狗爬岩以后的事。苏君从约十公里外的水库工地,赶到公社会议室应试。他摆开丁字台步,套鞋上还沾着工地的泥巴。举手投足虽有模有样,唱腔却没有狗爬岩时期的高亢嘹亮。人们分析,是回生产队后,伙食缺油少粮所致。另一知青马君,是艺术院校子弟,经常练嗓。那次他倒以一曲“手握一杆钢枪,身披万道霞光”,幸运地被选上。
  几个月后,狗爬岩修路任务完成。我与几名知青战友,被县民兵团授予“优秀民兵”。那是我当时至高无上的荣誉。我把那张发黄的奖状,保存了多年。我们三班被评为“先进集体”。极珍视荣誉的吴君,开心地笑了。
  吴君后来离开农村后,上了师范,当了一辈子小学教师。他训练的小学生田径队,多次在全国比赛中摘金夺银。他成了“金牌教练”。熊君离开狗爬岩不久,真的进了水电单位。他一辈子跑遍湘鄂云贵多地山山水水,参与修建了很多有名的电站,成了水电建设施工方面的行家。苏君没有当成专业演员,当了一段时间生产队长,后来考上大学,毕业后进京入国家机关工作。退休时他的职务已超出当年所饰角色许多。
  前些年我曾回靖县。回长沙时由县城经江东上老鹰界,我放下车窗向南眺望。因为远了,狗爬岩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中,已望不真切。有人说,人的一生是由一根线牵着走的,到什么时候,就会有什么事发生。我想起狗爬岩的战友。他们从狗爬岩走到后来的人生,有线牵着吗?是一根什么线呢?要说有线,那应该是一路的汗水滴成。
  【邬恩波,湖南人,下过乡,做过工,办过报,著有《荀子全译》等,现居新西兰。】
mmexport1502077843836.jpg 2016.11.作者专程长沙县看望山野居士。右三:邬恩波;左三:吴君(山野居士)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发表于 2017-8-31 11:4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顾月影 发表于 2017-8-12 09:22
屯住江东团结大队——狗爬岩出工……多么熟悉而遥远的青春岁月!   后来我又去了趟狗爬岩:狭窄幽静的 ...

“只是这邬君的模样不甚熟悉!
xcd-3.jpg
右边坐着拉二胡者就是邬兄。
当年眯子兄在狗爬岩曾放过一个装了上百公斤炸药的大炮,引得我们这些后来者仰望眯子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8 11: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芝麻开排 发表于 2017-8-27 19:40
1970年冬至1971年夏,我也参加了枝柳铁路靖县江东至通道县铁路便道的建设,建设者是靖县铁建民兵二团, ...

芝麻兄是参与便道修建知情者!狗爬岩上的兄弟高兴,有机会我们去重温····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1 12: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照片判断是甘棠草籽庵,吹笛子是彭眼镜,拉小提琴有一位是否沙阳?两个背影者猜测左像苏君右像金丝猴;舞者里前为华子、吴al(huang夫人)、童mh。后排仅看清一人,即左一的杨xm!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7 13: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生动!山野居士是文艺骨干,以后靖县栏目出节目不着急了!有你大显身手的机会!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7 13: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邬恩波原是长沙晚报的副总编辑,蛮有才气。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7 15: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把几位有本领的知青写得活灵活现,读后如临亲境,真是一篇难得的回忆佳作!谢谢山野转发!谢谢邬恩波先生!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15: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椰风海韵 发表于 2017-8-7 13:15
写得生动!山野居士是文艺骨干,以后靖县栏目出节目不着急了!有你大显身手的机会!

久仰"椰风",说“文艺”,叫我无地自容,一口粑巴腔,比破锣还躁人;若遇上另类,不动声色出手还敢“戳”一下!拜托,出节目让我搂衣还耐烦。
祝:青春永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7 16: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一篇有声有色的知青回忆录!将当时的情况描述得有滋有味。到底是报刊总编,写出东西来就是与众不同。
   当年的年轻人是少年不识愁滋味,苦中作乐事情多。但是从细微处也可以看到本质,比如山野君一直就是一个追求完美认真负责的人。
   谢谢山野转帖,这样的好帖子你多转点过来。邬恩波的东西应该是有蛮多的,发来大家欣赏欣赏多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16: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17-8-7 15:20
把几位有本领的知青写得活灵活现,读后如临亲境,真是一篇难得的回忆佳作!谢谢山野转发!谢谢邬恩波先 ...

晏兄弟是“老靖州”,可能不曾去了“狗爬岩”?在那里数月的生活与劳动,确有许多回忆的。多年前“熊君”也在叫喊“狗爬岩”的兄弟····眯子兄也期盼“狗爬岩”的露脸····作为亲临的我,或许会将就试试。
祝秋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16:2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悸 发表于 2017-8-7 16:10
好一篇有声有色的知青回忆录!将当时的情况描述得有滋有味。到底是报刊总编,写出东西来就是与众不同。
...

谢夏姐姐对山野的嘉奖!
你年尊更要保护自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7 16: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是狗爬岩独立排的一员,在狗爬岩只战斗了近二个月,就被调回公社打米了。92年我回靖县,特意去狗爬岩看了看。邬君应该还有不少狗爬岩的故事。排长:公社复员军人丁铁匠已往怀化定居,在甘棠没找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7 17: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从狗爬岩走到后来的人生,有线牵着吗?是一根什么线呢?要说有线,那应该是一路的汗水滴成。
    不错,赞一个。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7 17: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个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09: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屯住江东团结大队——狗爬岩出工……多么熟悉而遥远的青春岁月!   后来我又去了趟狗爬岩:狭窄幽静的山区公路,喧嚣而欢腾的工地,声犹在耳。苏君、马君还是当年狗爬岩打过港。后来马君如愿招进歌舞队,为男高音美声独唱队员;苏君最后在京城的某部属研究所所长!只是这邬君的模样不甚熟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12:5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顾月影 发表于 2017-8-12 09:22
屯住江东团结大队——狗爬岩出工……多么熟悉而遥远的青春岁月!   后来我又去了趟狗爬岩:狭窄幽静的山 ...

多时不闻顾兄,祝好!狗爬岩——难忘的记忆!那么多的熟面孔、那么多不寻常亊····

试问,你在长沙或洪江?九月我可能约人回趟甘棠。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13:3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野居士 发表于 2017-8-12 12:56
多时不闻顾兄,祝好!狗爬岩——难忘的记忆!那么多的熟面孔、那么多不寻常亊····

试问,你在长沙或 ...

回吴君:是吗?我在怀化。九月我还难说,也许会去深圳当保姆。预祝你们回第二故乡愉快!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2 20: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W兄的文章把我们带回到狗爬岩了,当年在狗爬岩玩命的日子历历在目。只是W兄的文章又把我弄糊涂了,在我的印象中,文艺演出时苏菜演的是少剑波,而W兄演的好像是杨子荣,而从W兄的文章看,演杨子荣的另有他人,真是说不清了。前些年回靖县时,几次重返狗爬岩。

1995年回靖县时在狗爬岩留影
jx95-10.jpg

2004年回靖县时仰望狗爬岩
DSCN0536.JPG

站在江边讲述炸狗爬岩的情景
DSCN0537.JPG

2011年,在狗爬岩玩过命的突击排队员在居士兄家里聚首
PICT0011h.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2 21: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jlhuang 发表于 2017-8-22 20:17
W兄的文章把我们带回到狗爬岩了,当年在狗爬岩玩命的日子历历在目。只是W兄的文章又把我弄糊涂了,在我的印 ...

jihuang:你好!这事儿刚好我知道点,我回队后,我队史JJ还留在营宣传队,因此我去玩过。其时在通铺上听他们讨论过唱腔。那时,杨子荣是由乐群7队的王J承扮演的,如果是W君也演过,就是同时准备有AB角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3 13: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jlhuang 发表于 2017-8-22 20:17
W兄的文章把我们带回到狗爬岩了,当年在狗爬岩玩命的日子历历在目。只是W兄的文章又把我弄糊涂了,在我的印 ...

jlhuang谢兄弟。又有好几年冇来山野家了,欢迎你与夫人。希望各位知青们有闲抽空莅临····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4 18:4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鄔总好记心,众知友好记心!我的记忆中,只模模糊糊还有新乐铺,城墙界等地名了,其它全忘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7 19:40:01 | 显示全部楼层
    1970年冬至1971年夏,我也参加了枝柳铁路靖县江东至通道县铁路便道的建设,建设者是靖县铁建民兵二团,下辖甘棠.坳上.新厂.寨牙.铺口等七个公社的民兵营。    当年麦庆泉.秋语.小杜.眯子.顾月影等约300多名靖县知青先后参加过便道的建设,铁路便道就是沿铁路修建一条简易公路,为大型铁路施工机械和器材的进场作运输准备,而后期则要求尽可能使便道成为铁路路基。我被分配到二团七营三连,后被抽调到团部从事<<三线战士>>报的编刻工作。
    铁路便道最难啃的路段就是狗爬岩一段。狗爬岩距靖县城四公里,山峰陡峭呈60度坡,全由花岗岩组成,山下是涛涛渠江,狗爬岩,顾名思义就是狗也要爬行而过的地方。当年在没有大型施工机械的情况下,仅靠人力使用洋镐铁锤和炸药,短时间内要在陡峭的石山半腰开辟出一条公路,其艰难度可想而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7-9-21 11:14 , Processed in 0.274016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